今天是

当前位置: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 > 魅力交城 > 历史名人

狐偃

 时间:2018-04-06       大    中    小      来源: 县委宣传部

 

  狐偃( 一前630),亦称子犯、舅犯、咎犯、臼犯、狐子。狐突之子,晋文公重耳之舅,故又称舅氏。晋献公二十二年(前655年),随重耳逃亡在外19年,为文公之心腹。官之上军佐。

  晋献公末年,骊姬乱朝,偃随重耳逃奔于蒲(今石楼县东南)。献公去世后,晋大夫里克杀骊姬及其子奚齐,使屠岸夷到蒲迎公子重耳即位。重耳犹豫不定,询问狐偃。偃说:“国内丧乱,众亲不顺,焉能因国而导民?”于是重耳辞绝了屠岸夷。不久,里克游说于秦穆公,秦国借口吊献公丧,使公子絷说服重耳得国。偃阻止说:“父死在堂而求利,人岂能以我为仁!又岂能以我为信!不仁不信,何能有长久之利?”重耳听从,谢绝了秦使。

  偃跟随重耳过卫国到齐国,齐桓公热情款待重耳,嫁同宗之女姜氏于重耳为妻,赐以车马二十乘。重耳一住五年,乐而忘归。偃与赵衰等密谋于桑树下,又与姜氏商定酒醉重耳,车载而离齐。重耳酒醒后,已远离齐国,大怒,执戈追杀狐偃。偃说:“如果杀臣可以得晋,臣乐矣。”重耳恼恨地骂:“若大业不成,吾食舅氏之肉!”偃说:“事不成,我也不知死所,谁还能和豺狼争食呢?”之后,经鲁国,过郑国,历楚国,到秦国。公元前636年,秦穆公派兵送重耳归晋复国,行到黄河岸边,重耳下令把残笾余豆席蓐等破烂扔掉。随员中,凡是手足胼胝、面貌黧黑的靠后边走。狐偃闻听,长夜痛哭。重耳不解地问:“你不愿我返国执政吗?”偃说:“笾豆,吃饭之器;席蓐,睡卧之需,你为什么抛弃不用?面目黧黑,手足胼胝者为劳苦有功的人,你为什么嫌弃?我为你弃食、弃功而哭。”偃又把玉璧还给重耳,说:“臣从君巡游于天下,臣之罪很多,我自己倘且知道,何况国君?请从此而别。”重耳知错,将玉璧投于黄河,与偃盟誓:“如不与舅氏同心,有如白水。”于是重耳渡河到曲沃即位,是为晋文公。

  文公四年(前633年)冬,楚成王率兵攻宋国,宋告急于晋。文公用偃谋,出兵征伐鲁、卫二国以解宋围。文公使偃将上军,偃推荐其兄狐毛担任,自己辅佐。翌年,晋与楚战于城濮,因文公昔年过楚曾有约于楚,故晋军退避九十里。四月,楚国军队占据要地,文公十分忧患。偃说:“楚师理曲而兵老,晋师理直而兵壮,晋与楚战必得诸侯。若败,晋国表里山河,必然无害。”战斗开始,晋军用偃之计,使晋将胥臣以虎皮蒙于马身上,击溃楚国右师,狐毛将上军挡住乱窜的逃兵,与偃夹攻楚国左师,楚军大败。

  晋文公六年(前631年)夏六月,偃代晋国与周、宋、齐、陈、蔡、秦等国盟于狄泉,奠定了晋国盟主地位。文公七年(前630年)秋,偃又随文公参加了晋秦围郑之役,是年冬去世。 葬于今新绛县北二十里之九原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